<
    “翠花嫂,我来了”

    郑峰在衣柜里面早就是憋屈的不行了,现在男人走了,他当即便是忍不住就要霸王硬上弓。

    “别,郑峰,不行”

    翠花嫂被吓得够呛,但是内心深处却是又很想要,一时间有些举棋不定,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彭。”

    突然间,门被一股巨力撞开了。

    郑峰顿时木讷了,他的腹处都是已经是碰到了翠花那丰腴的挺翘,都是感受到了温暖。

    “她回来了”翠花嫂的反应更是激烈无比,她急忙爬上炕,将自己的衣服胡乱套了上去。

    “哈哈,你们这俩个不要脸的东西,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另一个是不要脸的东西,这回被老子抓了个正兴吧?”

    门框后面窜出来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赫然是刚才被郑峰踢了下面的王天霸。

    王天霸癫狂大笑着,脸上无比的得意,那一双眸子眯起来,邪恶无比的盯着郑峰和翠花。

    “王天霸?”

    郑峰顿时愣住了,下意识的朝着他的腹处看去,却见这个家伙那个地方鼓了起来。

    看来,这个家伙那个地方不仅是没什么事情,而且还在外面躲了很长时间了,刚才的那一幕,这个家伙恐怕是都看见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起了反应。

    “怎么?崽子,你他娘的竟然敢踢老子,以为老子站不起来了是吗?”

    王天霸狞笑着郑峰,但是令人诧异的是,一项脾气暴躁的王天霸竟然是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揍郑峰。

    郑峰顿时感觉一阵奇怪,按理王天霸应该是一边骂人一遍揍自己啊,可是现在他怎么没什么反应啊?

    王天霸的异样让郑峰感觉这个家伙另有所图,不然的话,这个唯利是图的家伙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你想干什么?王天霸?”

    翠花好不容易才是将裤子套了上去,头发乱糟糟的披在脸上,但是丝毫遮不住那惊慌的神色。

    “我想干啥?你他娘的宁可和这个子做那事,也不愿意和老子做那事,翠花嫂,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王天霸有些不高兴的指着郑峰大声质问道。

    “我和谁有事了?你有证据吗?王天霸,没证据别血口乱喷人。”

    翠花现在衣服已经是穿好了,当即便是摆脸不认账。

    “我血口喷人?”王霸天冷哼一声,双抱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翠花,你怕是反了吧?”

    王天霸昨天又坑了几个农民工,挣了点钱,今天心情大好,便是起了个大早。

    没想到到了村口的时候,突然间听见附近有女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还十分的熟悉。

    他找了半天也没找着,结果却是看见了郑峰和翠花,当即他便是感觉这俩人有事,要不然的话,谁会大清早的在村口那么偏僻的地方。

    加上俩个人都是脸色通红,翠花嘴巴都是红的快要滴血了,王天霸便是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后来本想威胁俩人,让翠花跟着自己走,趁干点龌龊事,结果却是被郑峰给踹了一脚。

    疼痛好不容易消散一点,王天霸眦睚必报的个性便是显露了出来,他强忍着疼痛终于是赶上了郑峰和翠花。

    然后眼看着二人鬼鬼祟祟的进入了翠花家。

    翠花回自己家都是那么心翼翼,其中一定有鬼,他便是也紧随其后。

    进入之后,果不其然,翠花竟然是让郑峰钻进了衣柜中,然后和自己的男人上演了一场,给郑峰来个现场直播。

    好不容易挨到男人离开了,郑峰却是又要整。

    王天霸这怎么受得了啊,翠花的正牌男人自己不敢出去也就罢了,若是让郑峰都是抢了先,那他这个远近闻名的无赖也太丢脸了。

    于是乎,他便是蹦了出来,想要抢先一步,尝尝翠花的鲜。

    在刚才翠花和她男人干那事时王天霸便是忍不住了,现在正是爆发的时候。

    “王天霸,你想怎么样?”

    翠花看着王天霸那一副自信的模样,心知他把事情都看了一遍,便是商量着语气问道。

    “想怎么样,那得看你配不配合了。”

    王天霸见翠花那一双眉目忽闪忽闪的,便是知道她已经是害怕了,这个时候,只要自己再稍微施压,没准这事就成了。

    “好,只要你能够当做什么都没看见,那我可以给你钱,你开个数,太多了没有。”

    翠花看着王天霸,冷冷的道。

    “钱?”王天霸闻言,顿时冷笑道,“翠花,你也太看我王天霸了,我啥时候缺过钱?”

    “你不要钱,那你要什么?”翠花顿时皱起了眉头看向王天霸,她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要什么?”王天霸冷哼一声,“翠花,你也知道,我看上你了,你只要让我和你整一整,我就放过你这一次,你看咋样?而且,我保证比你那个男人厉害。”

    王天霸的笑容就像是这件事情多么光荣一般,丝毫没有半点羞耻的样子。

    “王天霸,你别太过分了”翠花顿时瞪大了眸子,大声呵斥道。

    钱,她不在乎,但是若是想要自己的身体,她翠花自知自己不是什么好女人,但是她绝对不是坏女人,郑峰是自己看上眼的,可是王天霸这个犊子又恶心,又邋遢,品质和口碑都是恶心的要命,想要让自己和他做那事,简直是做梦。

    “哼,老子今天非要和你做那事。”王天霸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翠花的那个地方,似乎要把翠花吃了一般。

    郑峰悄悄的走到王天霸的背后,正要故技重施,王天霸却是早有预料,突然转头,指着郑峰破口大骂,“崽子,你等老子爽完了,再找你算账。”

    罢,王天霸便是朝着翠花扑了上去,强行就要欺负她。

    郑峰顿时心急如焚,打,自己才十几岁,根本打不过这个老流氓。

    突然间,他心生一计,直接跑到院子里面,朝着四面八方大声喊着,“来人那,来人那,有人抢劫”

    云峰村的村子人口密集,这一喊,不出几分钟就会窜出一堆人来。

    “子,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非弄死你”

    没几秒钟,王天霸便是拉着裤子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看见院子里面的郑峰,脸上满是怒色,狠狠的威胁了几句,便是狼狈的逃窜了。

    “哼,老子怕你啊,就怕你不来,傻子。”郑峰冲着逃窜的王天霸大声的喊道。

    郑峰回到屋里,见翠花那一张好看的脸蛋上满是担忧之色,知道她紧张王天霸那个王八蛋会不会将他们俩个人的事情出去,郑峰便是又安慰了翠花几句。

    刚才喊的话不光是震慑到了王天霸,他们俩现在也是被王天霸的到来搞得兴致全无,况且现在做那事怕是会被人看见,没多久他便是离开了翠花家。

    眼看着到了中午,郑峰依旧去了表婶家,刚到门口,便是他听见里面传出一阵吵闹声

    快看&p;qt;jzw23&p;qt;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深圳市赛威尔电器有限公司 安平县帝博丝网制造有限公司 河北保定英利工程模具有限公司 淄博万谷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 山东明生空调设备有限公司 常州科迈实验仪器有限公司 浙江神掌工具制造有限公司 西安澳邦生物制品公司 上海三三房屋质量检测站 深圳市腾辉塑料有限公司 定州市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 西宁万鑫物资有限公司 高台县南华初级中学 万州职教中心 北京协和医院挂号 澳大利亚南十字星大学 泰顺县网上信访 哈尔滨岛田大鹏工业有限公司 沈阳新正大婚礼庆典公司 泉州市仲德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海盐县行知小学 湖南师范大学自考招生网 辽阳假日温泉酒店 合肥奇卡儿童早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浙江方圆机电有限公司 安徽省六安市华山畜产品公司 上海图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首设冶金科技有限公司 杭州纳瑞建材有限公司 北京奔力骏达运输有限公司 北京东方信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廊坊沃能保温材料有限公司 广西东懋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奥光阀门有限公司 霞浦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佛山市天傲建筑器材有限公司 新疆携医网络医疗服务中心 长沙飞翼影视制作公司 廊坊庆飞保温材料有限公司 德保档案信息网 ppnba直播吧 个人免签 个人免签支付